文艺演出当前位置:首页 > 庆典礼仪 > 文艺演出

雷火官网入口:三年等一次濑户内海最文艺的时候来了

发布时间:2022-05-09 00:19:42 来源:雷火官网入口 作者:雷火竞猜

  最近,这场三年一度的盛事再次拉开了帷幕。濑户内海位于日本本州、四国、九州之间。海上岛屿众多,每天只有限定的几班小船往来其中。低调静谧,与世无争。

  自2010年开始,随着艺术祭的举办,这里渐渐变成了全日本最文艺的乌托邦。每届活动都有超过100万游客光临。

  草间弥生的波点大南瓜、安藤忠雄的地中美术馆和Benesse House酒店、丰岛美术馆……吸引了全球各地的艺术爱好者前来朝圣,肯定刷屏过你的朋友圈。今年,艺术祭走到了第五届,不仅可以看到安藤忠雄和杉本博司的新作,还有71组国内外艺术家参展,共同完成这场文艺盛宴。

  原研哉被称为“日本平面设计界教父”,是无印良品首席设计总监。他还负责过代官山茑屋书店、伊势丹、味之素等大牌的视觉设计,深谙日式美学的精髓。

  这次,原研哉联合日本殿堂级摄影师上田义彦,创作了3款海报,以岛上3位原住民爷爷奶奶为模特,展示他们的日常生活,拉近当地居民与游客之间的距离。原研哉说,每次造访这些小岛,他都对老人们的亲切热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希望能重现他们的笑容。

  因此,他让爷爷奶奶戴上缤纷的彩色太阳镜,以濑户内海的自然风光为背景,定格了这些温暖的瞬间。

  老人们的笑颜极具感染力,仿佛在欢迎大家光临小岛,奔赴阔别3年后再相会的约定。“直岛的好处,就是有很多老人。”日本是人口老龄化大国,原研哉希望借由这些充满活力的爷爷奶奶,让世界看到老年人耀眼的能量,向游客传递幸福的讯息。

  艺术祭开办至今,这还是第一次以“人”为视觉主体,过往几届都围绕着海岛本身。

  比如2019年有些神秘暗黑的“海中生物”系列。相比之下,今年的视觉不仅让人觉得眼前一亮,和人的关联也更紧密。

  而这正契合了艺术祭的主题:使濑户内诸岛重现昔日自然与人类交相辉映的盛景,让濑户内海成为全球所有地区的“希望之海”。

  很多造访濑户内的旅人,最初都是冲着这位日本著名建筑大师、普利兹克奖得主的大名而来的。

  30年前,他在直岛打造了当地第一间博物馆倍乐生之屋(Benesse House),集美术馆与住所为一体,让直岛一炮而红。

  其中的Oval房型仅有6间客房,旺季时提前半年都订不到,号称世界上最难订的酒店之一。30年后的今天,他再度出山,在倍乐生之屋附近的峡谷中,推出了迄今为止最具概念性的建筑大作Valley Gallery。

  展馆占地96平方米,灵感来自日本神社,整体造型是一个梯形,并以棱角分明的钢制屋顶覆盖。屋顶由几个微微隆起的三角形组成,呈现出折纸褶皱的效果。

  这样的设计也保证了自然光的进入。阳光透过倾斜的天窗,在墙上投下锐利的阴影,如同日晷的轮廓。建筑延续了大师标志性的清水混凝土风格,一如既往的干净、极简、天然。

  正如安藤所说,这是一个像白色帆布一样纯粹的空间。“一切多余的东西都被抹去,只留下随着时间和季节变化的光线投射的色彩。”

  馆内放置了草间弥生的作品《纳西瑟斯的庭院》。无数个镜面的小钢球洒落在地上,与灰白的展览空间显得极为契合,绝对是下一个热门打卡地。

  这一作品其实早在2006年开始就待在直岛上了,直到这一届艺术祭,才随着Valley Gallery的完工搬迁至此,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新家。Valley Gallery是安藤忠雄在直岛上创作的第9个建筑。

  除了此前提到的倍乐生之屋,他还修建了地中美术馆、李禹焕美术馆、安藤美术馆……几乎是凭一己之力,将直岛打造成现在的艺术殿堂。

  这些美术馆内收藏有大量艺术作品,其中不乏大家之作,如莫奈的《睡莲》,李禹焕的自然岩石和铁板艺术,James Turrell结合空间和光线展示的抽象艺术,Walter De Maria的贴金木雕和黑色球体等,都很值得一看。Walter De Maria装置艺术作品之一:贴金木雕和直径为2.2米的球体组合而成的空间

  杉本博司是日本国宝级摄影家,曾获“摄影诺贝尔奖”哈苏基金会国际摄影奖,被英国《泰晤士报》誉为“二十世纪最伟大艺术家”之一,3张照片拍卖出1000多万的高价。

  虽然此前他的作品一直在倍乐生之屋展出,但在本届艺术祭上,除了原有的室内陈列,展览还扩展到休息室、会议室和户外空间,集结了摄影、设计和雕塑。杉本博司从2014年开始打造的玻璃茶室“闻鸟庵”,也在最近正式面向公众开放。

  茶室坐落于水面之上,四面被玻璃围绕,意在让人们体会四季变迁和时间流逝,观照自然,反思自我。展馆中的咖啡厅也经过了全新的改造,使用了杉本博司所说的“神树”——神台杉、屋久杉和栃木。

  这3种古老的木材,同样记载了时间和历史的波澜壮阔,也深化了安藤忠雄提出的“自然、建筑、艺术共生”的理念。04

  比起东京、大阪、京都,这显然是个小众的目的地。但2019年,它却被《纽约时报》评为年度最值得去的52个地方之一。

  自古以来,这里就是日本海上交通的要塞,船舶往来如织,多种文化在此交汇,也曾因渔业繁荣一时。

  然而,自从1960年代以来,岛上大规模的工业开发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,人口逐渐流失,岛屿也丧失了活力。

  1988年,安藤忠雄初次来到直岛,眼前的景象让他震惊。当时,小岛陷入了空前的衰败。金属冶炼厂排出的毒气,让树木大量枯萎。安藤忠雄Benesse House酒店

  直到2010年濑户内国际艺术祭的启动,越来越多文艺爱好者踏上了这片海岸,各岛屿才开始经济复苏,重焕生机。

  其中最出圈的,当属草间弥生的大南瓜。装置位于直岛码头,在大海的深蓝背景下显得格外亮眼。

  去年夏天,南瓜被台风刮走,在网上掀起了不小的轰动。今年的艺术祭,也并未看到它的身影。不过,濑户内海的12座小岛上,有趣的作品不胜枚举。虽然因为疫情无法去现场观看,外滩君还是列出了一份必打卡的清单。

  希望下一届艺术祭,我们不会再错过。草间弥生《Red Pumpkin》 (直岛)妹岛和世+西泽立卫 / SANNA《Naoshima Port Terminal》(直岛)三分一博志《The Naoshima Plan“The Water”》(直岛)藤本壮介《直岛展览馆》(直岛)Christian Boltanski《心脏音档案馆》(丰岛)丰岛美术馆(丰岛)木村崇人《海鸥的停车场》(女木岛)Leandro Erlich《不存在的存在》(女木岛)Jaume Plensa《男木岛之魂》(男木岛)川岛猛和Dream Friends《在濑户独舞》(男木岛)山口启介《步行方舟》(男木岛)崔正化《太阳的赠礼》(小豆岛)《迷路之街~变幻自在的路地空间~》(小豆岛)荒神明香《Inujima Art House Project S-Art House / contact lens》(犬岛)中岛伽耶子《时之旧家》(高见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