庆典礼仪当前位置:首页 > 庆典礼仪

雷火官网入口:1953年《人民日报》寻“失踪”特等功臣河南一服务员:我就是

发布时间:2022-04-30 05:46:59 来源:雷火官网入口 作者:雷火竞猜

  1953年的一天,河南省政府招待所的职工如往常一样浏览《人民日报》,就在看报的间隙,一则寻人启事映入眼帘。看报的职工觉得纳闷,《人民日报》罕见地刊登寻人启事,他专门将这一消息告诉给同事。

  《人民日报》不同于一般的报纸,其份量不言而喻,上面刊登寻人启事本身就让人觉得新奇。转念一想,能让《人民日报》寻找的人,想必不是一般的人。

  招待所的职工继续往下看,按照上面的描述,所寻找的人名叫雷保森,他是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一名特等功臣,在战场上表现英勇,身体曾多处受伤,在战后统计时以为他牺牲,而根据当时战场情况推测,他很有可能还活着。

  招待所的职工纳闷,天下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,招待所的一名服务员就叫雷保森,他平素为人低调,只说过自己是从朝鲜战场下来,身体也曾多处受伤。

  他们怀着好奇的心找到雷保森问个究竟,在同事们的再三追问下,雷保森支支吾吾地承认:自己就是报纸上要找的人!

  身边有个特等功臣的消息不胫而走,招待所的领导知道后,迅速将情况上报给河南省委。省委派人找到雷保森,再次核实其身份,确认无误后与《人民日报》社取得联系,他们要找的战斗英雄找到了。

  雷保森原名李保森,于1923年出生在河南省兰考县的一个穷苦农民家庭,一家人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,李保森从小就在饥肠辘辘的体会中度日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,李保森的姑姑被地主家儿子欺辱,回到家哭哭啼啼向家人诉说其遭遇,李保森的父亲气不过,找到地主家儿子理论。

  对方仗着自己的家境蛮横无理,摆出一副你能把我怎样的样子,甚至还扬言要打他。李保森的父亲怒不可遏,两人便扭打在一起,他在打斗中失手将对方砍死。

  当对方倒地的一刹那,李保森父亲看着眼前的场景愣住了,他知道自己闯了大祸。他立即跑回家,得知消息的妻子惊慌失措,不知如何是好。一家人商量,唯有举家迁徙离开是非之地才有活路。

  一家人迅速收拾东西,说实话家徒四壁也没有多少东西要带,只有一家人完完整整的在一起才是最重要。他们连夜出逃,一路向南走,经过几天的路程,一家人来到了500里之外的上蔡县,准备投奔亲戚。

  乱世之中穷苦人的日子都不好过,对于李保森一家的难处,亲戚也无能为力,只能为他们找个临时避难的住处,再给予一些简单而量少的食物。

  距离上蔡县城不远的一处破败的寺庙,成了李保森一家人安身立命之所。瓦残砖破,蜘蛛网随风飘飘袅袅,荒凉破败的景象成了雷保森童年挥之不去的记忆。

  李保森的父亲靠着给富裕人家打杂维持一家人的生计,生活的困苦可想而知,而这样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也很快戛然而止。

  李保森五岁时,他的父亲给人挑水,一不小心将别人的水缸打破,对方向他索赔。风餐露宿的生活都在苦苦支撑,哪还有钱去赔偿。这件事犹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从精神上彻底将李保森的父亲击垮。

  卧病在床成了李保森对于父亲的最后一丝印象,在贫苦和疾病的双重打击下,李父在破庙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,留下妻儿在生活的泥沼中苦苦挣扎。

  李保森的母亲以泪洗面,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该如何面对接二连三的打击。她夜不能寐,将自己的苦楚融进了寂静无声的夜色,最后做出了一个痛苦而又无奈的决定,将两个女儿送到条件好的人家当童养媳,这样她们就都能活命。

  五岁的李保森和母亲相依为命,艰难度日,吃一顿饱饭成了奢望,幼小的李保森骨瘦如柴,母亲却无能为力,只能默默祈求上天眷顾他们这一对苦命的母子。

  母子俩苦捱岁月,度日如年,不知何时是个头。困苦摧残着李保森母亲的身体,她日渐消瘦,甚至没有力气支撑起整个身体,没有钱去医治,她只能听天由命。待到病入膏肓时,她有气无力地睁大双眼,看着幼小的儿子默默流泪,该叮嘱什么呢,他还那么小,又能懂多少,希望他活下去。

  就在李保森还没能明白死亡的含义时,她的母亲已经双眼紧闭,没了气息。他只知道母亲沉睡,无论如何也叫不醒,身体也渐渐冰凉。李保森从此成为无依无靠的孤儿,在上蔡县城乞讨为生,过着流浪儿的生活。

  风餐露宿的困苦生活一天天艰难度过,李保森八岁那年经好心人介绍,给上蔡县城南南大吴村雷文做了儿子。雷文是一名老实巴交的农民,家里虽然不是大富大贵,却能给李保森相对安定的生活,总比上街流浪乞讨要强,李保森从此成了雷保森。

  有了家的概念,雷保森开始帮助家里干各种杂活,手脚麻利、吃苦耐劳成了街坊四邻对他的印象。虽然被人收养,但毕竟不是亲生儿子,寄人篱下的酸楚怎能体会不到,只有多干活才能不被嫌弃,才能有口饭吃。

  雷保森十三岁时,给一个大户人家当长工,在他的记忆中,活是永远干不完,饭是永远难下咽。面朝黄土背朝天,从小长工熬到了老长工,这辈子也就到头了,雷保森不甘心这样过一辈子。

  干了几年长工后,雷保森决定和同村几个年龄相仿的好友一同外出闯荡。他们几人风餐露宿,一路北上,长途跋涉来到了郑州。不料刚到郑州,几人又走散,雷保森只能独自一人去找个活干,解决生存问题。

  雷保森在郊区找了份工作,给一户侯姓人家看果园,每天就是做好巡查工作,防止有人趁着乱世偷摘水果。侯家在郑州市里还有家饭店,东家看着雷保森干活勤快、头脑灵活,饭店生意好时他就被派去帮忙打打下手。

  在饭店门外有一个修鞋的鞋匠,雷保森每日在门口迎来送往,他从一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鞋匠闲聊,到后来两人渐渐熟络起来,他将自己的悲惨遭遇全部给鞋匠吐露出来。对于他的苦难史,对方很是同情,常常开导、鼓励他。

  通过长时间的接触,鞋匠认定雷保森是一个憨厚老实的年轻人,稍微加以培养,就能为己所用,日后也是个可造之才。

  鞋匠通过雷保森的经历来分析,为他讲解劳苦大众为何会受到压迫,地主老财为何会骑在穷人头上作威作福,他的父母为何会先后离世,他的两个姐姐为何会去给别人家当童养媳。

  一连串的讲解让雷保森茅塞顿开,醍醐灌顶,此刻他也觉察到鞋匠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。雷保森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得知有一个专门为了劳苦大众而奋斗的党,当听到鞋匠介绍说他自己就是党员时,雷保森既感觉新奇又好像是在意料之中。

  雷保森被鞋匠发展为同志,并委以重任,每当有情报需要传递时,为了不引起敌人的注意,鞋匠照常干着修补鞋的活计,雷保森就承担起信使的角色,凡是经他手的情报,定能准确无误地传递给下线。

  雷保森的地下工作在悄然无声中开展,他没想到自己目不识丁,充其量只能干些苦力活,竟然有朝一日能为心中神圣的党工作,为了解放劳苦大众而奔波。

  令雷保森没想到的是,他的人生很快便出现了转机,由幕后走向了台前。1946年深秋的一天,鞋匠从外地返回郑州,就在雷保森翘首企盼等待分配任务时,鞋匠神情严峻地告诉他:

  “你的身份很有可能暴露了,必须马上离开郑州,去山东兖州寻找队伍,不然很快就会被敌人抓住”。

  雷保森第一次感觉到了地下工作的危险性,但他毫不畏惧。辞了工作,收拾妥当,雷保森按照鞋匠的指示,奔赴几百里外的兖州,继续投入滚滚浪潮的红色革命中。

  雷保森拿着鞋匠给的介绍信,身手敏捷地登上了一辆拉煤火车,在车轮与铁轨哐当哐当的碰撞声中,一路向东。当火车到站时,雷保森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徐州。

  无奈之下,雷保森又一路徒步向西折返,似乎又回到了流浪乞讨的岁月,而这次的感觉又和以前不一样,以前只是单纯的为了有一口饭吃,这次是怀揣着介绍信去找组织,像是鱼儿游向大海,奔向希望。

  经过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,雷保森仅靠着两条腿,来到了兖州地界,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鞋匠推荐的组织,我党所领导的地方武装,南麻区小队。

  乍一听这名字,容易让人联想到十几年来一直经久不衰的抗日题材电视剧《亮剑》。剧中李云龙在攻打平安县城时,正是凭借多方面军事力量的支援,最后才在平安县城外拉出了二营长缴获的意大利炮,一炮将不可一世的山本一木干翻。在多股武装力量的协同作战中,县大队和区小队功不可没,付出了重大牺牲。

  1947年,南麻区小队改为山东省黄河一大队特务连,雷保森也随之成为特务连的一名战士。

  1948年11月1日,全军按照《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》进行番号调整,一些地方武装也被纳入解放军序列。雷保森所在的特务连被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6军78师234团3营9连,雷保森担任机枪手。

  在淮海战役中,雷保森所在连队奉命攻打小鲁庄,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,雷保森一人遇到了六名敌人,凶多吉少。他不慌不忙,眼露杀气,凭借着精湛的拼刺刀技术,他连续将两名敌人刺倒在地。目光交错,剩余四名敌人的眼神里流露出恐惧,他们知道对方虽然只有一人,却是个很难对付的角色。

  雷保森刺向第三名敌人时,不料腹部受伤,他情急之下扣动扳机将敌人打死,剩下的三名敌人被吓得魂不守舍,连忙逃命。战斗结束后,雷保森荣立三等功,并被批准入党。

  在攻打碾庄圩时,敌人的碉堡不断向外吐着火舌,一个又一个战友应声倒地,前去炸碉堡的战友也接二连三倒下,战斗陷入僵局。

  雷保森抄起炸药包,迎难而上,在快要到达敌人碉堡时,他佯装中弹倒下。等到敌人的火力被其他战友吸引后,雷保森猛然起身,顺手将炸药包扔向碉堡,随着一声巨响,敌人的火力点被端掉。

  在这场战役中,雷保森凭借着英勇气魄活捉了敌军团长,荣立二等功。之后他跟随部队南征北战,参与解放了多座城市,由于作战经验丰富,被提拔为班长。

  国内的硝烟刚散尽,鸭绿江畔再起事端,高层权衡利弊,做出了抗美援朝的艰难决定,第26军被安排出兵朝鲜,雷保森又成了百万志愿军的一员。

  初到朝鲜战场,雷保森跃跃欲试,都说美军装备先进,单兵作战素质高,他偏不信这个邪,只想战场上见高低。在执行一次侦查任务时,雷保森和一小股敌人遭遇,他沉着冷静进行作战指挥,全班战士巧妙配合,共击毙5名、活捉8名美军士兵,并且安全返回驻地,全班荣立二等功。

  七峰山阻击战是第四次战役中最为激烈的战役,敌我双方反复争夺阵地11次,雷保森所在的班也参加了这一战役,并创造了我军步兵班进行反坦克作战的记录,至今未被打破。

  1951年3月24日,234团3营9连奉命在七峰山下埋伏打阻击,美军的坦克部队将从他们的防区路过,为了给前线部队减少作战压力,必须要将敌人的机械化部队成功狙击下来。雷保森带领8名战士,携带火箭筒、反坦克手雷,寻找有利地形,伺机待命。

  为了能更好地阻击敌人,雷保森组织全班战士开了动员会,一方面是给大家做战前动员,另一方面是大家在一起研究作战方法,群策群力,看如何能最大程度狙击敌人。战士们踊跃发言,争相发表自己的看法。

  会后,雷保森将全班战士分为五个战斗小组:火箭筒组、步兵爆破组、机枪组和两个近战突击组。他决定采取关门打狗的作战策略,等敌人的坦克部队进入伏击圈,先打掉首尾两辆坦克,切断其他坦克的去路,再逐一进行爆破作业。

  雷保森和战友们埋伏下来苦苦等待,从日出等到日落,再到繁星点点,也没见到一个敌人的身影。漫长的等待使有些战士情绪出现波动,心想敌人是不是改变了行军路线。雷保森耐心的给大家做思想工作,好饭不怕晚,他坚定地相信上级的判断,他们所在的位置一定是敌人的必经之路,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三天时间的漫长等待,27日中午,远处的山谷里传来了枪声,战士们立马有了精神,送到嘴边的“饭”来了。

  坦克的轰鸣声由远及近,渐渐出现在战士们的视线里,他们屏住呼吸,压低身体,生怕敌人觉察到。一旦被觉察,几发炮弹过去,很有可能就无人生还。

  雷保森瞪大眼睛,数着坦克的数量,一辆,两辆……足足十二辆坦克,一辆吉普车,外加100余名步兵。雷保森并没有惊慌失措,美军3师派出了一个坦克连,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打法,打掉首尾两端、中间逐一消灭。

  开路的坦克行驶到距离阵地五百米的地方,忽然停了下来,一名美军从坦克里探出脑袋,左右观察,并用望远镜朝着雷保森他们的阵地仔细查看。突如其来的举动让雷保森感觉诧异,难道美军发现了他们?

  雷保森小声告诉战士们,身体再往下压,千万别探出脑袋往外看。没过一会,坦克的轰鸣声再次响起,开路坦克继续往前行驶,雷保森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十几辆坦克缓慢开动,吉普车上的指挥官懒洋洋地靠在座椅靠背上。等到所有坦克进入最佳伏击地点后,雷保森朝着早已准备就位的火箭筒手挥了挥手,随即一发火箭弹朝着第一辆坦克急速飞去,顿时火光四溅。

  开路坦克趴窝在原地不能动弹,后面的坦克也停了下来,雷保森一声令下,战士们朝着路边的坦克冲了过去。就在这时最后面一辆坦克反应了过来,以最快的速度向后倒退,想要摧毁它并非易事。

  最后面的坦克开动,第十一辆坦克也随之后退,如果不把美军的后路封死,情况只会越来越糟,整个伏击战将达不到预期目的。雷保森眼疾手快,将手中的反坦克手雷朝着第十一辆坦克扔了过去。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坦克立刻起火不能动弹。

  100余名美军步兵是最大的威胁,当战友们朝着坦克奔去时,机枪组的战士立即对美军步兵进行扫射,严防他们对坦克爆破的战友进行射击。

  按照分工,第一近战突击组消灭第二辆至第六辆坦克,第二近战突击组消灭第七辆至第十一辆坦克。战士们不惧危险,消灭完一辆坦克,就朝着另一辆而去。一声声巨响过后,铁家伙着起了火趴在原地,有的美军慌忙从坦克里面爬出,都被战士们击毙。

  就在伏击战进展顺利时,吉普车上三名美军军官朝着战士们射击,雷保森一声“卧倒”,旋即扑倒在路边的小沟里,战士们也迅速做出躲避姿态。战士们摸出手雷,朝着吉普车甩去,几声爆炸声响起,美军连人带车被当场报销。

  还未喘口气,已退出伏击圈的第十二辆坦克上的机枪,朝着志愿军战士们扫射,他们迅速躲避。雷保森怕战士们出现伤亡,命令他们撤出战场,他仍旧在路边的小沟里朝着敌人坦克匍匐。

  雷保森是想离它近一点,好将手中的反坦克手雷扔出去,敌人觉察到他的意图,用机枪进行封锁。雷保森巧妙躲避,仍不停地匍匐前进,小沟里的土都被他带动。距离坦克越近,它的盲区越大,而敌人的机枪一直压制着他再往前。

  雷保森将手迅速上扬,做出一个抛物线手势,反坦克手雷朝着坦克飞去,由于距离过远,在坦克周围发生爆炸。坦克手看着情况不妙,整个战场唯独剩他们一辆坦克,立刻脱离纠缠,仓皇而逃。

  经过半个小时的激战,雷保森带领八名战士顺利完成狙击任务,共击毁敌人坦克十一辆、吉普车一辆、毙敌多人,他们九人无一伤亡,创造了我军步兵消灭敌军坦克的历史。

  消息传回第26军78师,师部领导高兴不已,决定向志司申请,授予雷保森特等功、一级战斗英雄,授予他们班为“反坦克英雄班”。

  荣誉还未审批下来,就在战斗的第二天,由于战事激烈,战士们一个个身先士卒,流尽最后一滴血。全班九人只剩下受伤的雷保森和战士周士武,两人约定宁死不当俘虏,决定跳崖。

  雷保森义无反顾地跳下悬崖,虽多处中弹身受重伤,但仍有微弱呼吸。他由附近的朝鲜百姓救起后,被送到了志愿军的野战医院。医生当即对他进行手术,虽然捡回一条命,但由于医疗条件有限,他腿部的一颗子弹及多块弹片仍未取出。雷保森被送回国内疗养,他与老部队失去了联系。

  回国后的雷保森并未向身边的人透露他的英雄事迹,等身体养好后他选择了复原,被安排在河南省政府招待所当服务员,他任劳任怨,从不向组织提要求,对七峰山阻击战只字不提,同事们只知道他是复原的志愿军战士,其他一概不知。

  抗美援朝结束后,第26军政委李耀文对七峰山阻击战念念不忘,他尤其记得指挥一个班干掉美军一个坦克连的雷保森,而雷保森却似乎人间蒸发,音信全无。李耀文冥冥之中感觉雷保森还活着,于是才派人和《人民日报》联系,刊登了寻找特等功臣的寻人启事。

  雷保森的事迹迅速在全国引发轰动,百姓们记住了这个战功赫赫却甘愿低调生活的战斗英雄。1957年,雷保森被邀请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,彭德怀元帅在自己家专门宴请雷保森,这是他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能有幸和横刀立马,动辄指挥百万雄师的彭老总同桌吃饭。

  更让雷保森没想到的是,在毛主席宴请的志愿军功臣名单中也有他的名字,这是何等荣耀。自己不过是尽了一名志愿军战士的责任,竟然能有幸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并共进晚餐。毛主席握着雷保森的手动情地说:

  雷保森的事迹传开后,他又重返军营,先是担任第26军警卫营一排的排长,后来升任长山要塞猴矶岛守备连连长。虽然抗美援朝战争已经结束,但他一直受着伤病的困扰,在1963年无奈从部队转业。

  回到上蔡老家的雷保森,低调随和,自力更生,继续过着平凡的生活,从不居功自傲,不搞特殊,不向组织提要求,践行一名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。2009年3月9日,86岁的雷保森走完了自己光荣的一生,他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保家卫国的决心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