庆典礼仪当前位置:首页 > 庆典礼仪

雷火官网入口:帕托亲笔:伤病和谎言曾将我击垮但如今我是生活赢家

发布时间:2022-06-11 15:04:33 来源:雷火官网入口 作者:雷火竞猜

  近日,帕托在theplayerstribune上发表亲笔文章,谈论了自己这些年的足球经历,并认为如今的自己已经走出阴霾,成为生活的赢家。

  兄弟们,关于这个话题有太多的谣言了,尤其是关于我在米兰的那段时光。谣言说我经常参加派对,说我缺乏求胜欲,说我活在一个幻想的世界里。当我准备解释什么的时候,我被告知应该“专注于我的足球”。我那会儿还挺年轻,无法反驳这一切。

  所以现在我觉得是时候说清楚这一切了。我32岁了。我很高兴,现在是一个适合谈论这件事的年龄。我从未怨恨任何人,或者抱怨任何事情。如果你认为谣言才是真相,那我也没想着去改变你的看法。

  你要明白的第一件事是:我很早就离开家(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)。也许当时我真的还太小了。当你还只有11岁的时候,你还没有准备好面对这个世界。你去追逐自己的梦想,但一个人上路,很容易迷失方向。

  不过还是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——这也是上帝给我的礼物。直到10岁,我才开始在正规球场踢球,因为当时我觉得五人制足球更有趣。我还拿到了私立学校的奖学金。后来有一天,我参加学校的比赛,巴西国际俱乐部的球探来问我父亲:“先生,你考虑过让自己孩子试试踢11人制比赛吗?”

  所以我得到了前往巴西国际俱乐部试训的机会。然后,我们就去了情趣酒店(为什么是这种酒店,帕托在后面有解释)。

  哈哈哈,让我来解释一下吧。我家没有什么钱。我母亲因为背伤的原因不能工作,所以我父亲不得不肩负起养活一家五口的重任(帕托还有一个哥哥,一个妹妹),没日没夜地在高速公路的工地上忙碌。我们不会饿肚子,但在私立学校,我甚至都买不起课本,只能用复印的教材。这事情我是说真的。

  我父亲开的是一辆甲壳虫,开这种车的家庭在私立学校其实很罕见。所以我经常让他在距离学校一个街区远的地方把我放下来。

  然后我会步行去学校。有一次,一个可爱的女孩问我:“嘿,你就是那个坐甲壳虫的人吧?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不管怎么说,我父亲在有些时候也能展现出自己的创意。前往巴西国际俱乐部试训,对我们一家来说都是一个大日子,这是我一生难得的好机会。我们从帕托布兰科驱车前往阿雷格里港,路上开了9个小时。然后到达目的地,我父亲突然意识到:咱们住不起像样的酒店。

  哈哈哈哈。兄弟们,当时我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酒店!我当时还太小了,根本无法理解。我想我们房间只有一张小床,仅此而已。酒店就在球场的对面,所以人们可以一边运动,一边看巴西国际的比赛。

  在酒店办理完入住后,我们在球场周边散步。然后一位球队主管走了过来,说:“孩子,你不是应该来训练的吗?”

  幸运的是,学院里有一位叫Cocão的大人物,他有球鞋的品牌代言。所以他借了一双鞋子给我,一双崭新的鞋子。感谢上帝,我最终还是在巴西国际俱乐部试训成功。但我发誓,我没想过自己真的能成为职业球员。事实上,能参加比赛,我就已经觉得很幸运了。

  大约一年前,我在停车场被铁链绊了一下,左臂受伤。他们给我包扎得很严实,就和半个木乃伊一样。我吊着胳膊参加了比赛。然后在石膏取下来的时候,我和朋友们玩了一个非常愚蠢的游戏——谁从沙发上站起来就要挨踢,除非他能跑掉。这游戏挺有趣的,但谁知道我一不小心弄到了自己左臂,疼得非常厉害。

  我父亲不得不再次发挥自己的创造力。他曾拍过我踢球的视频,所以他带着录像找到了医生,给他看了一些我在五人制比赛中奔跑的模糊镜头。

 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位医生的名字:保罗-罗伯托-穆西。他给了我一个崭新的开始。康复的过程真的很痛苦。医院并没有合适我的骨头,所以他们不得不从我臀部取了一块骨头。我还必须每半年回帕托布兰科的医院检查一次。不过幸运的是,我又能踢球了。而且那会儿我还被巴西国际签约了。

  离开父母,还是给我带来了很多苦恼。他们负担不起我在阿雷格里港的生活费用。但他们都说:“去吧!”说实话,我认为这让他们的情况变得更糟了。

  我离开的那一天,母亲一直厨房休整桌子,好像我还要在那里吃饭。她在整理我的卧室,好像我随时都会回家。他们还有很多东西要教给我。作为一名球员,我已经为面对这个世界做好了准备。但作为一个人,我离成功还差得很远。我还没准备好加入巴西国际的青训学院。最小的孩子必须为年长的孩子做所有事情,帮他们洗内裤,帮他们擦鞋子,去加油站买薯片。他们有一个叫做“捉牛”的游戏,他们会叫孩子们抓住一块木头,然后用力地拍打你的腿。这游戏简直太恐怖了。

  我经常哭。我躲在自己的房间里。我不能告诉我的母亲,因为我知道如果这样的话,她第二天就会接我回家。所以我就只是告诉她:“这事情真是太可怕了!”

  足球呢?它真的很有趣。我很快就从U15梯队擢升到一线岁之时,我参加了世俱杯的比赛,并在半决赛中取得了进球——决赛对阵巴萨。也就是在会儿,我遇到了罗纳尔迪尼奥。

  他是一名神奇的球员。他甚至看起来都不是那么真实。那天的我,看起来都不像他的对手,我是他的球迷。在球员通道里,我告诉他:“请帮我留着你的球衣。”我根本就不关心比赛了!比赛已结束,我就在找他,他在哪里?虽然每个人都希望得到罗纳尔迪尼奥的球衣,但他还是遵守了承诺,将球衣留给了我。

  如你所想,世俱杯在巴西是一项很重要的荣誉。当我们1-0取胜之时,这可谓是球队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时刻。很快我们就开始在庆祝游行。我拿着奖杯,所有人都在喊我的名字。

  在那之后,我可以去巴萨、阿贾克斯、皇马。那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加盟米兰吗?在此之前,我要问你一个问题。你曾在足球游戏中选择过那支米兰吗?

  他们看起来是如此不真实!卡卡、西多夫、皮尔洛、马尔蒂尼、内斯塔、加图索、舍甫琴科……舍瓦势不可挡!还有那个叫做“现象”的男人,真正的罗纳尔多。我原本可以与他一起踢球!这得是多强大的阵容啊!他们刚刚赢下了欧冠冠军。米兰就是这样一支球队。我当时就一个想法,下一班飞米兰的航班是什么时候?

  当我抵达米兰之时,作为体检的一部分,我必须做视力测试。我那会儿真的太傻了。我的手掌按在左眼上太用力了,当我打开它之时,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。医生给我滴了一些扩张剂,但我走出房间之时什么也看不见。你猜谁出现在我面前了?伟大的安切洛蒂。

  安切洛蒂将我领进了餐厅。向所有人介绍“这是帕托,我们的新前锋”。每个人都站起来和我握手。罗纳尔多、卡卡、西多夫……哇!那是我在米兰的第一天,游戏中的梦想照入了现实。

  不幸的是,我直到8月底球员注册截止日才正式年满18岁,所以我错过了世俱杯的报名。我出生在9月2日。如果我早出生几天的话,我可能会成为双料冠军。但和这些传奇球员一起训练真的非常特别。巴西球员会张开双臂欢迎我:罗纳尔多、卡福、埃莫森、迪达、卡卡。我没有住在卡福家里,但我们经常一起玩。因为他儿子和我差不多大。卡福非常包容我:每次出去吃饭,他都要搞一台面包车才行,因为至少有10个人和他在一起。

  即使在训练中,巴西同胞也很支持我。在一次训练中,卡拉泽铲倒了我。当我正为自己的表现感到难过之时,巴西同胞说:“喂!要坚强!如果他踢了你,你就踢回去。”

  所以当卡拉泽拿球的时候,我会冲过去铲断。然后他也被铲倒在地上。当时我就在想,现在该怎么办?当他起身朝我走过来的时候,我都以为他会把我打晕。可是,他朝我伸出了手……他朝我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安切洛蒂就像我的父亲一样。他甚至给他的狗取名叫帕托。你看到过他在皇马参加庆祝游行的照片嘛?他带着墨镜,抽着雪茄?他在米兰会坐直升机来参加训练。他住在帕尔玛,他的妻子知道如何驾驶直升机。他会像詹姆斯-邦德一样。如说要问谁的生活最有格调,那肯定就是安切洛蒂。

  我还从米兰那些传奇球员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。在更衣室里,我坐在罗纳尔迪尼奥旁边。训练结束后,安切洛蒂会让西多夫和皮尔洛为我加练,他们送出长传球,这样我就知道自己该在什么地方跑位。皮尔洛说:“只管奔跑,球会找到你的。”总是如此。

  显然,我们都知道谁是球队老板。有一天贝卢斯科尼叫我过去。他是一名很棒的老板,总是说笑话。我当时正和他的女儿芭芭拉谈恋爱。

  过去我总想着在边路突破对手,但贝卢斯科尼告诉我:“你为什么要在边路运球?”他希望我能在中路踢球。很快,安切洛蒂和莱昂纳多也对我说了同样的话。

  我就是这样在诺坎普取得了进球。我在中路发现了对手防线上巨大的缺口,然后冲了过去。当巴尔德斯出现在我面前之时,我心想:见鬼!我该怎么办?突破他妈?我试着从他的左侧射门,但皮球穿了他的小门。

  我内心身处想,瓜迪奥拉在看我比赛吗?我很钦佩他。他曾说,即使博尔特也追不上帕托那小子。这话太酷了。那是我进过的,最好的进球。就连这粒进球的解说也很美。

  大家对我的期望太大了?我肯定是一位超级天才。我已经在为巴西国家队效力了。媒体聚光灯都对着你,球迷们谈论你,甚至其他球员都在关注你。

  我做了太多的美梦。尽管我还在努力工作,但我的想象力已经带我去了各种地方。在脑海里,我已经拿到了金球奖。这事情真没办法,我很难不受影响。而且,我为了能够成功,曾经历过地狱般的痛苦。所以我为什么不能享受呢?

  2010年的时候,我开始经常受伤。我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信心。我很害怕别人会说我的坏话。我参加训练的时候会想,我不能受伤。如果我受伤了,也不能告诉任何人。当我解决肌肉问题之时,脚踝会扭伤,当我咬牙坚持比赛之时,它会肿得像个球一样大,但我不想让球队失望。我想让每个人都满意。

  人们期望我一个赛季攻入30球,但我甚至不能出场比赛啊。我能接受别人对我的怀疑。但如果是自我怀疑呢?情况是不同的。

  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吗?你会发现谁是真正爱你的。我周围很多人都开始说:嗯,也许他最终不会成功。

  我感到很孤独。在巴西国际的时候,我总是受到过度的保护。每个人都为我做了一切。我不知道什么是受伤,什么是健身,什么是节食——因为我不需要知道。我需要做的就是踢球。

  现在每个球员身边都有一整个团队,对吧?医生、理疗师、健身教练。但那会儿只有C罗身边才有这样的团队。我身边甚至都没有亲人,我的家人都还在巴西。我有个经纪人,但他并不像现在的经纪人一样包办所有事情。当然,米兰也有医生和工作人员,但他们必须照顾25到30名球员。他们不可能一直管着我。

  有一次,我在亚特兰大就医后与球队汇合,参加对阵巴萨的比赛。我坐了10个小时的飞机,紧接着就进行了一次训练。毫无疑问,我又伤了!内斯塔看到这一切都疯了,“他不应该出场比赛,你们都疯了吗?”

  我不知道现在这个行业是怎么运作的。在巴西国际的时候,我甚至都不关系自己的合同谈判问题——只要续约就可以继续比赛。那些政治,那些幕后的东西,我根本不懂。足球就像一个剧院,你在那里表演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但我还是认为它应该是一项纯粹的游戏。

  当谣言四起的时候,我没有公关团队。我应该澄清一些事情,但我从来没有明白良好沟通和建立关系的重要性。我被告知,只有比赛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。这其实是不正确的。

  我缺乏求胜欲吗?他们这说是因为我奔跑的方式。但谁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没有求胜欲?上帝造就了现在的我。我改变不了。

  我应该告诉大家真相的。你还记得当年我准备转会巴黎圣日耳曼的故事吗?加利亚尼想要得到特维斯,而巴黎圣日耳曼给我开出了一个惊人的报价。我想要离开安切洛蒂的球队,但贝卢斯科尼想让我留下来。我受伤了,所以球迷们觉得:“哦,帕托不想去!要是有了特维斯,我们将成为冠军!”媒体也在疯狂渲染这样的情绪。我能说什么?我本来可以去巴黎圣日耳曼的。

  我错过了2010年世界杯。巴黎圣日耳曼的那件事发生在2012年1月。我几乎没有踢过什么比赛。我的精神都崩溃了。我是一个大输家,一个球迷们看着厌烦的人。

  我全世界找医生,所有值得看的医生我都看了。亚特兰大的一个医生让我倒挂在地上,让我转个圈。诊断结果呢?我的反应能力和我的肌肉不一致。德国的一名医生在我背部注射了一种液体——第二天,我在机场甚至因为疼痛而直不起腰。一位医生每天早晚给我扎20针。这些事情,我可以一直写下去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2013年1月去了科林蒂安。是的,我想参加2014年世界杯,但我也想得到C罗的医生布鲁诺-马奇奥蒂的帮助。我一到那里,他们就从我的手臂上去下一块肌肉做检测。我躺在床上疼得发抖。20天后,他们发现我的一些肌肉因为受伤而收缩了。我腿部前面的肌肉比后面的多。我整个人的肌肉都失去平衡了。

  我顶着球星光环加盟球队。当你在巴西赚大钱的时候,不平等现象会很严重,球迷的要求也很高。所以,当我在巴西杯四分之一决赛中无法帮助球队赢球之时,所有责任都在我身上。是的,那是一粒可怕的点球。我的队友们并没有抱怨我,但球迷们甚至想杀了我——还有球迷拿着棍棒闯入训练场。这真的太可怕了。这事情本不应该在足球的世界里发生。

  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在米兰表现得那么好吗?因为他们将我照顾得很好。我只是想踢球。当切尔西给我打电话之时,我一直做梦都希望回归欧洲足坛。

  我并没有抓住机会。我以为切尔西会租借我六个月,然后再正式和我签下三年的合约。我没有意识到他们可以在租约到期后将我送回巴西。如果我知道,我会选择加盟其他球队。这真的太让人遗憾了。因为我在训练场上表现得很好,但主教练只让我出场了一两次。我一直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。

  然后我回到了科林蒂安,那里的人却想着赶走我。我想留在欧洲,所以我做了一些以前从未尝试过的事情。我给博内拉打了电话,他是我在米兰认识的朋友,目前效力于比利亚雷亚尔。

 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转折点。这些年来,我一直表现得好像我还是那个在巴西国际青训学院的孩子。27岁的时候,我意识到自己必须改变。我必须要自己做点什么。我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。

  遗憾的是,我在比利亚雷亚尔并没有成功。但在天津,我得到了一些启示、当我去中国的时候,我已经和女朋友分手了。我为什么会选择去中国?这是与我的内在自我连接。因为现在的我会想自己喜欢什么,什么对我最重要?

  我开始关注心理健康和人际关系。我去看了心理医生。我学会了如何在苦中作乐。我还是很开心,但我已经将足球视为一份工作。我对自己事业的方方面面都负责。

  在米兰的第一年,我不会说意大利语。在中国,我很快就了解了那里的食物和文化。我甚至能在自己的公寓里做饭。

  从中国离开后,我仍然是单身,所以我决定享受自己的生活。我去了洛杉矶。我想要最好的酒店,最好的车,最好的派对。最后我看到一个女孩在我旁边吸毒,我突然就想:我在这里做什么?

  从那时起,我生活在一个不同的现实中。当我去年在奥兰多膝盖受伤的时候,我几乎崩溃了。第二天,我便下定决心要以更强壮的方式回归。现在我知道关于膝盖的所有问题。伤病?没问题。请叫我帕托医生。

  我的职业生涯会有不同的发展吗?肯定的。但回顾过去,我很容易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。深陷其中,你无法纵观全局。所以,我并不会觉得遗憾。往好的方面想吧。我现在身心健康,我依然热爱足球。

  我仍然相信我能参加世界杯。看看蒂亚戈-席尔瓦和阿尔维斯这样的球员。37岁和39岁的他们仍然能表现得很好。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你会意识到什么能让你快乐。当我离开家的时候,我认为足球拥有我想要的一切。我去了意大利、英格兰、西班牙、中国。我痛苦,我哭泣,我苦闷地尖叫。我总是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