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业庆典当前位置:首页 > 庆典礼仪 > 开业庆典

雷火官网入口:好利来老板:抛妻弃业玩摄影曾因摄影摔断腰和江一燕传绯闻

发布时间:2022-04-26 03:49:03 来源:雷火官网入口 作者:雷火竞猜

  两种大相径庭的评价背后,所映射的不仅仅是关注角度不同,更掺加了资本、人性参与其中的欲盖弥彰。

  有人曾说过“罗红做蛋糕只是一时冲动,摄影才是一见钟情。”实际上,年少时罗红的家境根本不允许他实现摄影梦。

  1967年,罗红出生在位于四川省西部的雅安市石棉县,父亲姓朱,母亲姓罗,父母曾在结婚前约定,儿子随母姓,女儿随父姓。

  作为家中的幼子,罗红从小得到了父母和哥哥们全部的爱,他学习成绩不好,很少及格,但家人也从不苛责他。

  罗红的父亲是厨师,他时常对罗红说:“你实在不爱学习我们也不逼你,以后跟我学做菜。”

  那是一台海鸥120相机,面世于1968年,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风靡一时的时尚单品。是同学父亲的相机,此前从未见过相机的罗红盯着那两个圆圆的镜头,看着其中倒立的人像,即觉得神奇又充满了渴望。

  但在那个工人平均工资只有三、四十元的年代,一百多元的海鸥相机无疑是“奢侈品”。

  罗红压抑着心中的渴望,时常找借口去同学家摆弄相机,每天总在琢磨如何拍照。他本来学习成绩就不好,这下子更是排到了倒数。1984年,罗红参加高考,毫不意外地落榜了。

  这家影楼是个夫妻店,老板专职摄影,老板娘负责化妆。罗红的主要工作是打杂,偶尔也跟着老板学学摄影。

  罗红学的很认真,业余时间还买来摄影类书籍自学,老板看他进步快,有时会让他独自为客户拍几张。

  三年过去了,这一天,老板看着洗出来的成片,拍拍罗红的肩膀,赞许道:“小罗,你出师了。”

  辞去影楼的工作,罗红拿着三年来积攒的1千多元,先买了一台相机,而后在成都街头租下一间小小的铺面,开了彩扩店。

  那个年代很多人家都买了相机,拍照不难,冲印就难了,罗红就是抓着这个商机,扩印冲洗彩色照片。

  然而,看到这个商机的不止罗红一人,随着大街小巷众多彩扩店的开业,罗红原本就不景气的生意被彻底打垮了,他不仅没赚到钱,还赔进去一万多元。

  他想回家,想寻求家人的帮助,正好大哥打来电话,罗红翕动嘴唇,不等他开口,话筒里传来大哥哽咽的声音,“弟,咱爸,没了……”

  罗红回到老家,同哥哥们一起安葬了父亲,跪在父亲坟前,泪如雨下。6年前离家时,17岁的少年意气风发,嫌弃老父亲的絮叨,总想外家门外飞。如今,22岁的青年一事无成,再也没有了父亲的庇护。

  面对家人,他张不开嘴说他欠债的事,只能压抑着心事外出散步。小小的石棉县,就那几条街,除了坐马路牙子,也就书店还能坐会儿。

  小书店里的父女俩很和善,在罗红借书时总是笑脸相迎,尤其是女儿王蓉旻,这个小他一岁的女孩子总是扑闪着一对灵动的眸子,听罗红讲他的成都故事。

  渐渐地,罗红对王蓉旻产生了好感,他犹犹豫豫地向她表白,王蓉旻红了脸,轻轻点头。一对年轻人牵起手,相爱了。

  沉浸的恋爱中的王蓉旻很快乐,每次约会都哼着歌,罗红却似有心事一般,总也放不开。

  一个多月过去了,王蓉旻终于忍不住了,她反复问罗红为什么和她在一起不开心,是不是不喜欢她。

  王蓉旻深吸一口气,盯着罗红,一字一顿,“你如果不爱我,我们可以分手,如果因为钱,不行。”

  次日,王蓉旻风风火火地闯进罗红家,丢给他一个帆布包,“拿去,我帮你还钱。”个性爽利的女孩子再次转身离开。

  罗红打开包,里面是一个金戒指、800元现金和一枚钥匙。罗红认得那钥匙,是王蓉旻心爱的女士自行车钥匙,王蓉旻这是把她全部的积蓄和她最值钱的东西都给了他。

  这些东西,罗红不能收,他感动于王蓉旻的一片真心,拿起包,敲开了王家的门,提出求婚。

  他们的婚礼很简朴,王蓉旻不愿意多花钱,她一心想着要帮罗红还债。婚后,两人一起努力,终于还清了债务。那时候,罗红曾说:“蓉旻是我人生中的恩人。”

  1991年,罗红母亲过生日,罗红想到这是父亲去世后,母亲的第一个生日,也是母亲退休后的第一个生日,他一心想要为母亲订一个漂亮的大蛋糕。可是,跑遍整个县城,也没找到他理想中的蛋糕。

  罗红不甘心,又去雅安市的蛋糕店找寻,结果,他又失望了,只能勉强买回来一个。

  90年代初,因为鲜奶油较贵,大多数蛋糕使用的都是硬奶油。现买来吃还可以,但放到第二天,整个奶油硬邦邦的,吃起来还带咸味。而且蛋糕造型单一,多是一圈黄色的奶油配几朵花。

  罗红曾在影视剧、杂志上见过发达国家和地区的蛋糕,造型别致,奶油看起来也颇为可口,但彼时那种蛋糕在国内中小城市并不多见。

  1991年,罗红的“喜利来”蛋糕店在雅安正式开门营业。他店里的蛋糕采用鲜奶油制作,花样品种较多,造型也别具一格。

  罗红又在成都工作过几年,懂得做宣传营销,很快,前来喜利来购买的蛋糕的顾客越来越多。

  1992年的一天,罗红的二哥从南京回乡探亲,来到蛋糕店,品尝后赞不绝口,“这不比南京的蛋糕差。”

  二哥曾在兰州读书,他建议罗红去兰州开店,当时兰州人探亲访友是有互赠蛋糕的习惯,而且兰州是省会城市,发展潜力比雅安大。

  罗红本就不安于待在雅安,他和王蓉旻商量去兰州开店的事。王蓉旻支持丈夫的决定,夫妻二人转让店铺、卖房子、卖摩托车,带着8万元赶赴兰州。

  1992年,200多平米的“好利来”蛋糕店在兰州开业。好利来不但继承了雅安的模式,还推陈出新,做了很多新品。

  蛋糕虽然成本不高,但众口难调,为了使蛋糕更加符合消费者的喜好,罗红推出了免费试吃活动。

  很快,好利来凭借好原料、高品质的口碑在兰州一炮而红,短短一年之内,罗红在兰州开了四家好利来。

  次年,好利来开到了更多的三四线年,好利来沈阳店开业,罗红在沈阳成立公司,并投资1.5亿在北京建立产品基地。

  这一年,罗红在北京SOHO现代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室,这一年,罗红和王蓉旻的大儿子罗昊出生,这一年,罗红“中国蛋糕王”的事业腾飞,志得意满。

  手里有了钱的罗红重拾摄影梦,他拿起莱卡R7相机,远赴祖国边疆寻找他的诗和远方。

  家中,王蓉旻带着不过一岁的大的儿子,生活被一件件琐事缠绕。她精通财务,她和罗红一起创立了好利来,完全有资格做高管。

  但就在好利来发展势头良好时,罗红突然提出要将公司里所有的家属都辞退,理由是家属会阻碍公司做大做强。

  一贯支持罗红的王蓉旻第一个带头辞职,她回到家,做家庭妇女。她的老公,孩子的父亲,忙工作,忙摄影,甚至在她生孩子时也不曾出现。

  罗红似乎全然不记得家中的妻儿,相机在手,他就能在天地间任意遨游,好利来是他的事业,摄影则被他当做“第二生命”。

  2006年,谢立担任好利来总经理,罗红将公司业务交给他,自己则继续走遍世界各地摄影。

  有一次,罗红在南极拍摄企鹅,他站在5米高的梯子上,由于过度专注,不慎跌落,导致导致脊椎尾部骨头错裂。

  伤势稍有好转,他就前往冰岛拍摄冰川,在冰冷的海水里站了3个小时后,罗红发现自己腰疼的走不了路,伤痛折磨了他整整一年。

  在此期间照顾他的人是王蓉旻,虽然罗红长期不顾家,但两人毕竟是结发夫妻,王蓉旻依旧每天陪护在侧。

  长期离家的丈夫只有受伤的时候才会回到自己身边,这对一个女人而言,是何其讽刺。

  2009年冬,摄影达人罗红突然回到好利来总部,拿出他拍摄的一组黑天鹅照片,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“推出顶级蛋糕品牌黑天鹅。”好利来不差钱,罗红的想法很快付诸实现。

  但对于年销售额超过16亿的好利来而言,这趟试水失败并不足以对罗红“蛋糕大王”的事业产生负面影响。

  2009年,江一燕挽着罗红出现在某颁奖典礼的红毯上,26岁的女明星笑靥如花,在罗红的默许下,她已经成功挤走徐静蕾,成为好利来新的品牌代言人。

  在媒体的通稿上,江一燕屡次被曝恋上罗红,她甚至的社交媒体上晒出“圈外男友”送上的奢侈品。

  再次期间,王蓉旻一直不曾发声,到了2012年,已经44岁王蓉旻高龄产女,媒体上关于江一燕和罗红的绯闻通稿也消失不见。

  2013年,幼女尚不足一岁,罗红与王蓉旻突然宣布离婚。江一燕迎来了事业的春天,并多次被狗仔拍到出入罗红的豪宅。

  从2014年开始,罗红将好利好交给两个儿子打理,他去远方摄影,与美女、美景相伴。

  江一燕说她从没做过小三,罗红说他和江一燕是普通朋友,罗红甚至搬出了前妻王蓉旻,他拿出一份打印声明,宣称因为王蓉旻无法忍受自己太过于痴迷摄影,主动提出离婚,声明末尾,有王蓉旻不知真假的签字。

  从此以后,“蛋糕大王”醉心于他的摄影事业,卸任好利来法人,成为“摄影家罗红”。

  从2010年开始,罗红开始筹建摄影艺术馆,2016年,占地180亩的“罗红摄影艺术馆”建成开馆。

  这座耗资5亿元的艺术馆常年处于亏损状态,全靠好利来的盈利撑着,摄影家罗红不在乎烧钱,“我赚钱是为了实现人生价值,不是为了做守财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