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业庆典当前位置:首页 > 庆典礼仪 > 开业庆典

雷火官网入口:宋城演艺想做“东方百老汇”能成吗?

发布时间:2022-04-30 05:45:13 来源:雷火官网入口 作者:雷火竞猜

  作为宋城演艺首个落户一线城市、押宝城市演艺市场的重要项目,上海千古情景区在开业约半年后宣布闭园提升,背后是何原因?宋城演艺的“城市化”之路又该如何发展?

  宋城演艺发展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宋城演艺”)日前发布2021年年度报告,同时宣布转让两家重资产项目股权。据宋城演艺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的最新回应,同为重资产项目的上海项目不受影响,仍在正常运营。

  受疫情影响,当前消费者出游半径缩短,过去依靠团客为主的旅游演艺受到冲击。作为宋城演艺首个落户一线城市、押宝城市演艺市场的重要项目,上海千古情景区在开业约半年后宣布闭园提升。在全国竞争最为激烈的演艺市场之一上海,宋城演艺的“进城”之路该如何走?

  据公告,宋城演艺宣布向控股股东杭州宋城集团控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宋城集团”)转让

  资料显示,宋城演艺自2016年起以宁乡项目签约为标志向轻资产转型,并在接下来签约了一系列轻资产项目。本次转让的两家项目公司,正是宋城演艺在轻资产快速扩张期间披露的少数重资产项目。

  据悉,香港公司主要资产为澳大利亚传奇王国项目。2016年,宋城演艺宣布拟在澳大利亚投资20亿元人民币建设该项目,该项目集合了旅游、文化演艺、娱乐休闲等功能,成为宋城演艺国际化战略的第一步。不过,澳大利亚项目自披露以来进展缓慢,近年来始终为“暂停推进”状态。

  珠海公司则是宋城演艺2019年落地华南的重资产项目宋城演艺谷的项目公司,是宋城演艺从单一景区业务向休闲度假目的地转型的产品,包含演艺公园、酒店集群以及各种配套设施。原计划由宋城集团和宋城演艺联合开发,其中宋城演艺负责演艺公园部分,投资金额30亿元。然而,因珠海项目投资金额高、工程规模大、建设周期长,疫情暴发以来,外部环境变化导致宋城演艺经营和现金流发生变化,故对未来几年的资本开支节奏和投资模式进行了调整,将珠海公司剥离。

  宋城演艺方面表示,由于疫情的复杂程度超过预期,结束时间未知,对此公司已在思想、认识上做好了准备,既做了最坏的打算,也做了最好的准备。向宋城集团转让珠海和澳洲项目便是应对措施之一,可以增加现金储备。

  剥离两大重资产项目后,宋城演艺的另一重资产项目上海千古情景区则不受影响。宋城演艺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,香港、珠海公司与上海项目无关,出售香港、珠海公司不影响上海项目的正常运营。在未来的发展计划中,上海项目的重要性也被再度强调。

  旅游专家王兴斌表示,北京、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不仅要打造几台旅游演艺大戏,更要构建同时面对国内外游客和本地市民的艺术演艺场所,乃至群落式的街区。纽约的百老汇、伦敦克勒肯维尔区音乐街区都是国际大都市里成功的戏剧、音乐演艺集群区。“多而不同、群而不俗,就能产生集群效应、形成演艺高地。这些演艺集聚区的观众,既来自本地市民,也来自外来游客,这是其经久不衰的重要原因。”

  目前,“演艺公园”模式已成为宋城演艺新的发力点,而杭州、上海项目已成为模板。2020年疫情暴发后,宋城演艺开始在“大本营”杭州宋城旅游区试验演艺公园模式,宣布从“一台剧目、一个公园、一张门票”的模式向多剧目、多种票型组合的演艺平台转变。此外,受疫情影响,过去以室内演出为主的宋城演艺开始向室外演出转型。

  在2022年的计划中,宋城演艺拟以上海千古情景区为起点,从剧目、硬件等方面对各地项目进行全面的提升改造。宋城演艺的上海项目一定程度上也有意“效仿”百老汇,“东方百老汇”成为了上海项目开业时的标签之一。不过,上海千古情景区的运营逻辑与百老汇是否一致,仍有待商榷。

  作为宋城演艺首个落户一线城市、押宝城市演艺市场的重要项目,上海千古情景区于去年4月29日正式开业。不过,开业仅半年后,上海千古情景区于去年11月1日以冬季休园为由,进行休园整改,原计划于今年春季亮相,截至目前,上海千古情景区依然未能恢复开园。

  据年报,上海千古情景区2021年实现营收7396.29万元,占公司总营收的比重为6.24%。去年五一小长假,上海千古情景区实现收入超2500万元,接待游客17.9万人次。换言之,该项目去年自开业至休园运营的约半年时间内,约三分之一的营收或是在五一假期短短5天内获得的,节假日消费倾向较为明显。

  在业内人士看来,宋城演艺仍在用旅游演艺的逻辑做城市演艺。“宋城演艺的模式其实存在瓶颈,那就是旅游演艺项目多依附于全国性、大客流的旅游目的地,依赖当地本身的稳定客流。由于这些景区客流多为新客,所以可以常年演出同一剧目。但合适的旅游目的地数量非常有限,宋城演艺最终会触及天花板,因此决定要做城市演艺。然而,城市演艺的商业逻辑与旅游演艺完全不一样,城市演艺的客群是固定的,就像电影院不可能永远只放同一部电影。”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表示。

  据了解,与旅游演艺不同,当前城市剧院多采用演出季模式来安排演出。每个演出季期间,剧院会订立不同的主题,邀请不同的演出团队,推出不同的演出项目。例如上海大剧院2021/2022年演出季,在去年9月-12月推出了包括音乐会、舞剧、话剧、音乐剧等一系列演出。演出季模式既可以提高演出质量、丰富剧院剧目,也可以培养观众、吸引反复消费。对演出季的把控和安排能力是剧院的核心竞争力之一,如英国伦敦考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,甚至会提前五年安排演出季。

  不过,目前宋城演艺上海项目并未采取城市演艺的通常做法,从“上海千古情景区”这一名称也可见其“画风”差异。开业后,上海千古情景区的演艺项目以主秀《上海千古情》、亲子秀《Wa!恐龙》以及户外互动演艺等项目为主,多为自有驻场剧目,在演艺的同时保留了与剧院不同的旅游休闲属性。在统计口径上,上海项目使用的“游客”也与普通剧院使用的“观众”不同。

  受疫情影响,当前消费者出游半径大大缩短,过去依靠旅行社团客为主的旅游演艺受到冲击,上海千古情景区异地客源数量也面临挑战。一个旅游演艺行业普遍面临的问题随之更加突出:游客很少会为旅游演艺专门前往一个景区,观众却会为了一场剧目专门购票消费。宋城演艺过去依靠规模扩张、庞大的座位数而摊薄演艺成本、实现高毛利率的策略,也迎来考验。

  李娜是一名忠实的剧院观众。自2015年看过音乐剧《歌剧魅影》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的演出后,平均每年都会前往剧院观看4-5次音乐剧、舞剧等演出,并会购买场刊、T恤、CD等周边产品。在2019年《摇滚莫扎特》北京巡演期间,她甚至反复购票看了三遍。旅游时,李娜也去看过《长恨歌》等旅游演艺,但均为前往景区时“顺带”观看,并不会再次前往观看。“因为那些景区去过了就很少会去第二次,也不会为了看《长恨歌》再去一趟西安。”

  在此背景下,如何做好城市演艺并吸引本地观众成为上海项目的一大难点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上海千古情景区在开园约半年后便宣告休园提升,也与此有关。

  “过去宋城演艺可以靠旅行团‘填场’,但在城市演艺这里行不通了。旅游演艺与城市演艺的客群不一样,商业逻辑也就不一样。城市演艺对团队的综合要求比旅游演艺要高得多。”周鸣岐表示,“宋城演艺需要把过去做旅游演艺的思维,转变为做城市演艺的思维。相当于要打磨出一个新的产品体系,要往高端走,这也就意味着管理团队要专业化、国际化、年轻化。此外,过去宋城演艺的演艺项目多为娱乐性的‘快消品演出’,距离登上‘大雅之堂’仍有一定距离,若不对团队进行大的改造,很难做出适合都市客群的一系列高品质城市演艺剧目。”

  目前,上海是国内城市演艺竞争最激烈的市场之一。据公开数据,2021年,上海18家市级国有文艺院团完成演出6865场,同比增长81.4%,演出收入3.28亿元,同比增长75.4%,较2019年增长8.25%。去年7月开始,舞剧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《朱鹮》等“爆款”开启驻场演出模式,近百场演出吸引观众近10万人次。相较于上述驻场演出剧目的影响力和知名度,上海千古情景区的演出项目仍有差距。

  “因为宋城演艺过去的模式有天花板,所以要寻找新的增长点,例如收购六间房、做城市演艺等。如果上海城市演艺的市场打开了,宋城演艺的市值可能会大幅提升,因为这是中国消费力最高端的市场之一。若成功进入城市演艺市场,那么就可以在更多的城市复制,未来想象空间会很大。”周鸣岐表示。

  另一方面,观众对高质量城市演艺项目的消费热情不可小觑。例如舞蹈诗剧《只此青绿》今年北京巡演时开票“秒空”,后续加场两次也依然一票难求。2021年,保利文化演出与剧院管理业务实现收入18.81亿元,同比增长36.3%。

  目前,宋城演艺也在尝试补足内容短板。除上海项目闭园提升外,去年,杭州宋城旅游区引进了《雷雨》《解忧杂货铺》等非宋城演艺原创的剧目,加之国内各地疫情影响,2021年,杭州宋城旅游区营收同比增长69.36%至4.86亿元,较2019年下滑47.13%,占总营收的比重则由2019年的35.18%升至41.01%。另两大主要景区三亚和丽江千古情景区的营收,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进一步降至12.49%和9.81%。

  此外,宋城演艺艺术发展基金也宣布专项投入2亿元为上海宋城Downtown征集演艺作品,音乐剧、话剧、舞剧、实验剧、乐队、非遗、前沿艺术、行为艺术等演艺团体均可报名,一旦入选可获得资金扶持、剧场免租、提供住宿等支持。未来,宋城演艺的“城市化”之路如何发展,新京报贝壳财经将继续关注。